太平洋和大西洋海水不相融是真的假的,为什么?

太平洋和大西洋海水的分高实是大自然很神奇的力量。十分明显,海水深色的一定是盐份含量浓重的关系,而浅色的高层海水一定就是含盐量很低的关系。不过,水与水不管盐重或盐轻,最终还是要融合到一起的。然而,这里却却淡色海水分明高出了深色海水50厘米,这种自然现象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带着这种好奇心,就想弄个明白,于是只能去查资料:原来巴拿马运河的北侧,大西洋一侧和南侧太平洋一侧,由于水流极快,容易造成船只发生事故,于是就建有船闸,让船只上下通航。但这也不能说明地球海水会存在落差啊?

再找,找到了日本山形俊男教授的科学解答跟据这一现象,巴拿马运河的太平洋一侧比大西洋一侧的水位高出了50厘米。这里为什么会有如此落差有两个原因,一是改变海水密度的热膨涨所产生的效果,以及盐分浓度的不同而明显让视觉感到海水的有色分差和水位的高低落差。二是与风的应力保持了平衡水位的倾斜以及有海流时加上的与地球自转的偏向力(称作:科氏力),这种巨大的自然力量保持了海水落差的平衡力。

前面提到了热膨涨的关系,那么再来看一下巴拿马运河位于太平洋一侧的气侯条件又怎样呢?原来这里被称上了热带辐合区,对流层下层的湿润大气形成了一个东西向展开的辐合带,这里雨量充沛。因此,巴拿马运河太平洋一边的海水盐分就成了低密度分子,水色自然也就淡了。不过,由于海洋深层流动性差,水压几近不变,因此海平面的水位差,其低密度层必须深达500米,科学家对这个数据认为估值过高,于是又找出了另一个原因。这就是巴拿马运河那侧经常刮起的南风,(称作信风)。不可否认:信风对升高水位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山形教授认为:由于要与信风应力达成平衡,也就产生了水位的倾斜,由此,巴拿马运河太平洋一侧的海平面就保持了一个高度。而大西洋一侧,圭亚那海流向着墨西哥湾向西流动,形成这股海流产生了水位的倾斜,巴拿马运河侧大西洋的水位就降低。而产生了远海海域的水位的升高。

巴拿马运河两侧的太平洋和大西洋水位落差的原因是和全球大气流动和海洋自然系统有所相关。

科普一下吧!

四大洋并不是孤立,而是四处互近。大羊洋和大西洋海水并非水与油的关系,四大洋不仅相互通,还互融的还很十好。

北大西洋暖流北经北海(台湾黑潮(北太平洋暖流经阿拉斯加沿岸))北上进入北冰洋,再再从白令海峡南下(白令寒流)。

交流主要原因是能量引起的密度不同低伟度暖流向高纬度,海水补偿高纬度流向低纬度。

南半球西风旋流:太平洋——一大西洋——印度洋——大平洋互通交融的也很好。

主要成因是:西风

地中海只有直不罗陀海峡出口,海水底层高密度海水流入大西洋,表层大西洋补偿流入地中海。

由于潮汐和地球各地密度不同(重力不同意)全球海水并非是平的,巴拿马运河大平洋一侧比大西洋高,海水通过船闸到大西洋融入的也很好,没有从大西洋堆积到太平洋

谢邀真的~~

因为~海底地形结构不同海水是流动的海底是山脉的地区海平面就高一些海底是盆地的地区海平面就低一些海水盐度不同大西洋盐度最大蒸发大所以水面低所以,造成了大西洋和太平洋不相融的状况。

海水不相容是因为含盐度不同,盐度不同密度就不同,最有名的就是巴拿马运河的两边高度不同太平洋的海面高于大西洋的。



日本东京大学 教授山形俊男解释道:“巴拿马运河的太平洋一侧比 大西洋 一侧的水位要高出大约50厘米。形成水位差的主要原因认为有两个:一是改变海水密度的热膨胀所产生的效果,以及盐分浓度的不同;二是与风的应力保持平衡的水位的倾斜,以及有海流时加上的、与科氏力(地球自转的偏向力)保持平衡的水位的倾斜。”所以这种说法是正确的。

很多人对此做出过解释,主要有以下两种观点:①海底地形结构不同:海水是流动的,海底是山脉的地区,海平面就高一些,海底是盆地的地区,海平面就低一些。 ②海水盐度不同,大西洋盐度最大,蒸发大,所以水面低

应该是太平洋和大西洋交界的地方不相容,一般有以下两种解释:

1.海底地形结构不同:海水是流动的,海底是山脉的地区,海平面就高一些,海底是盆地的地区,海平面就低一些。

2.海水盐度不同,大西洋盐度最大,蒸发大,所以水面低。

不相融绝对是真的,你看呀,虽然大西洋的海水到了太平洋就变成太平洋的海水了,但是每当大西洋的海水要过去的时候,整个太平洋的海水都会往后面退一点好让大西洋的海水挤进来。他们是不相融的。

墨西哥湾暖流特别强盛,把加勒比海海水抽走,巴拿马东岸水平面就会比较低。巴拿马西岸是加利福尼亚寒流和秘鲁寒流汇集之地,海水平面当然会要高些。如此一来,就有了巴拿马运河东西两端落差。

不相容的原理本质是墨西哥湾暖流特别强盛,其性质是暖湿 把加勒比海海水带走,巴拿马东岸水平面就会比较低。巴拿马西岸是加利福尼亚寒流和秘鲁寒流交汇的地方,海水平面当然会要高些。如此一来,就有了巴拿马运河东西两端落差,本身巴拿马运河船闸的存在也或多或少的影响着。

这是一个幼稚简单的问题,水在一个相通的环境里岂能不相融?尽管有两极与赤道的冷热不均,形成各自的环流主流,尽管有几千米的深海沟和浅海滩凃,流动性有很大差异,但是必定会逐渐相融。两极冰川的逐年消融会便全球海平面无一例外的上升在一个高度。这是不值得讨论的问题。